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江陵香】(04-05)作者:shumen8ok
【江陵香】(04-05)作者:shumen8ok
字数:9252


  第04章:赏赐玩物

  林舞蜷着身子,恭敬趴在一张书桌上,赤裸的娇躯被涂上一层油状物,浑身发出一股妖艳的光芒。樱口微张,一声声带着痛苦的娇吟声。她的背后正有人一边拍打她的屁股,一边享用着他的美妙后庭。肉棒每次进出都会带出里面的嫩肉,粉红中带着鲜艳的颜色,煞是耀眼。

  这是林舞来到相国府的第五日,从她被朱旻何输给高尚德之后,每天都要承受着非人的虐待。这五天时间里,高尚德变着花样来淩辱她。

  「真是嫩的出水,小屁眼又紧蹙,不愧是公主。今晚有几个重要的客人来,老夫就让你去好好款待他们。你可要好好伺候着,要是有什么差池,老夫把你剁了喂狗。」

  林舞身体一颤,高尚德的话令她感觉到惶恐。

  此时在门口地方,却有一名五十多岁多岁形容萎缩的中年男子,正盯着她的身体偷笑着。

  「怎么样,老夫新收的宠物不错吧?」高尚德一边在林舞前后两穴来回抽插着,一边冷笑道。

  「老爷雄风大振,还不操的天下的女人个个撅着屁股给老爷玩?」中年男子媚笑着说道,脸上一脸的横皱,丑陋不堪的脸令林舞看了便觉几分作呕。

  「哈哈,说的好。让你查的事查的如何?听说曹荆南已经带了他的家眷都进了江陵城,可是有此事?」

  「老爷说的正是,曹荆南此次得朝廷传召,进江陵城,以为是要为小皇帝歌功颂德,却不知是老爷的妙计。那曹荆南的夫人,曾是荆楚第一美人,连生的女儿也是国色天香我见犹怜。还有他几个公子也娶了当地有名的美人做妻子,说起来,这曹家可是一家的美人。老奴已经派人去打点好,那曹荆南还不知老爷要享用他夫人、女儿和几个儿媳,今晚必会过来赴宴。到时候老奴会派人把他一家女眷全都绑来,老爷就能一品荆楚美人的美妙。」

  「哈哈,做事做的不错。老夫自会有奖赏,等老夫品嚐过后,那美人也少不了让你也品一品。看看与我江南妙人还有那北方娇娃有何不同之处。爽快,公主的小屁眼就是紧。」

  高尚德快速抽插了两下,感觉龟头传来一阵刺激,已经到了快发射的边缘,「公主的妙穴,玩的人甚少。高忠,老夫今天心情不错,你就帮公主好好清理一下……哦哦……」

  进入到最后的冲刺,林舞也跟着呻吟了两声,随后高尚德突然狠地将肉棒刺进了林舞的屄穴里。林舞感觉自己子宫口的两片嫩瓣被冲开,然后是滚烫的刺激,精液喷射着进入到她的花心之内。

  林舞即便已经适应了身份,可她毕竟身娇肉贵,还是经不起折腾。嘶喊后,是高尚德抽离了她的身体,如同昙花一现盛放之后的急速枯萎,原本白里透红的娇躯,也跟着暗淡下去,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如同一具死屍。

  「爽快!」

  高尚德将肉棒抽出来,上面还滴落着精液,才刚接触到空气,高尚德随即将肉棒一转,又进入到另一个体腔。

  却是只着一身露奶子肚兜的苏芸儿还跪在一边,高尚德射完阳精,顺带用她的小嘴为那棒身清理。

  苏芸儿仰着头,舌头一点一点舔过高尚德仍旧硬如铁棒一般肉棒的棒身,然后再舔过马眼,最后将整个龟头纳进口中。随着肉棒刺入的更深,高尚德在苏芸儿口中来了个深喉,直令苏芸儿干呕欲吐。

  「你劳苦功高,这美人也顺带赏你玩玩,两个时辰。天黑之前清理完,要是晚上让她们招待曹荆南那老匹夫,要是身体里还留着什么碍眼东西,别说老夫以后有什么美人不会想着你。」高尚德将肉棒抽出来,随便套上一身直裰,开始穿衣。

  高忠心中心花怒放,虽然高尚德玩剩下的女人,他碰过不少,不过那些正得宠的,他却很少有机会染指。也只有偶尔偷偷摸摸趁着那些女人被蒙眼绑在走廊柱子的时候,上去捅两下,也当是尝了鲜。这种事,高尚德就算知道,也睁一只眼闭只眼。

  高忠最得意的「傑作」,是曾经在宋华晴被绑在柱子上的时候,脱了裤子上前,一边把玩这肉肉的屁股,一边玩着宋华晴丰润的奶子,足足在宋华晴蜜穴中抽插了半个时辰,又将阳精射了她满满一小穴。想到曾经高不可攀的女人,在他的胯下婉转娇吟,便感觉玩一次死也值了。

  却没想到今天,还有幸玩到另外两个天之娇女。

  「行了,老夫回去睡个午觉,好好养养,今晚还有曾经荆楚的第一美人等着老夫给她开屁眼。这里交给你了,两个时辰别忘了,要是觉得不过瘾,外面的绑着的小母狗,你看着有喜欢的,自己牵进来,随便玩。」

  高尚德这句话,令高忠心不争气乱跳。外面帮着的「小母狗」里,不但有他只玩一次就回味无穷的宋华晴,还有几个大户的千金小姐,因为高尚德早晨只是开了这些千金小姐的屁眼,很多处子之身都还没破。这可是多么大的优待,只要他喜欢,就不再只是喝别人剩下的汤,而要自己当一次主人了。

  「谢老爷。」

  「谢什么,只要尽心办事,想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等屋子里只剩下高忠一人,心中紧张的心都在跳。眼前两个美人,一个曾经是公主,一个曾经是王妃,今天却要给他一个出身卑贱的老奴仆来随便羞辱把玩。
  「公主,王妃,呵呵,小人给你们行礼了。」

  林舞脸上露出了鄙夷之色,但跪在地上的苏芸儿神色倒是很平静,被玩过的次数多了,她已经了习惯了自己是别人玩物的身份。

  高忠把裤子脱下来,露出里面一条黑漆漆却又很短小的鸡巴,因为不能硬,已经算不上什么肉棒了,看上去上面也佈满了黑点,即便还没开始,包皮之间已经流出一些浓浓的白色液体。

  「王妃殿下,说起来老奴已经玩了不少的女人,可您进到府中这么久,老奴还未曾与您有过亲近的机会。今天,老爷将您赐给了老奴,真是老奴的荣幸啊。」高忠嘿嘿笑着,人已经上前,手指在苏芸儿的脸上抹了几下,原本苏芸儿脸上还残留着一层白色的糊状液体,随着液体抹开,令苏芸儿的脸更加妖冶。

  「高管家言重了,承蒙高管家抬爱,以后还请高管家多怜惜一些才是。」苏芸儿一脸楚楚动人的神态,面带娇羞,娇声说道。

  高忠心中暗歎:「怪不得这女人能得老爷专宠,每次宴客都能见到她身影,可真是个我见犹怜的狐狸精。」

  高忠挪了张椅子过来,大模大样坐下去,翘起二郎腿道:「王妃如此高贵,可不是老奴能攀的起的。既然让老奴怜惜,自然好说,就看王妃您怎么做了,老奴的棒子有些痒,劳烦王妃给舔舔。」

  看着那丑陋的阳具,苏芸儿便有几分鄙夷,但脸上还是陪笑道:「高管家说的哪里话,高管家身体不适,奴婢有责让高管家舒服。」

  轻声细语中,苏芸儿双膝挪动,好像一只小狗一样爬到到高忠面前,抬头望了高忠一眼,双眸中含着一层水雾,就好像深情的小妇人一般。这令高忠感觉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一样。苏芸儿青葱玉指缓缓抚上黑漆漆的棒身,嘴轻轻允了一下包皮,一股腥臊的味道散发出,却不知多久没洗过。

  苏芸儿终於将那肮髒之物含进口中,用舌头一舔,非但没硬起来,好像还缩回去一些。正感觉哪里不对劲,高忠已经把那一团肉从她嘴里抽出来,却是对还趴在小桌上的林舞招招手道:「公主也过来伺候一下老奴。」

  林舞被高尚德折腾几日,此时是一丝力气都欠奉,高忠冷笑一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挪步到桌前,直接将身子蜷缩在一起跪趴在桌上的林舞给抱了起来。
  林舞身体悬空,惊呼一声,身子任由高忠捧着,走到苏芸儿身前,将她直接扔在地上。

  「既然公主没有力气,那老奴就帮你。别说老奴不体谅公主的苦况。」
  林舞被摔的身体青红一片,苏芸儿心疼地将她扶起身,还没等林舞坐稳,坐回椅子上的高忠突然抬起脱了靴子的右脚,将脚挪到二女的身前。

  高忠冷笑道:「老奴的脚髒了,麻烦公主和王妃给舔干净。」

  林舞毕竟是金枝玉叶,被高尚德这样老奸巨猾的臣子折磨侮辱已是不能承受,现在居然还被高尚德的家奴调戏,她简直想起来与他拚命。可她毕竟身子没力气,而高忠伸出的脚将她的身子压在地上,甚至喘息都难。

  「高管家,还是让奴婢来吧。」苏芸儿也看出高忠更愿意折磨林舞,她只好挺身而出,算是给林舞分担。

  还没等她将高尚德的脚捧起来,却被高尚德一脚踢在她的身前,高尚德怒道:「老奴是要让公主一起来,王妃又着什么急?」

  苏芸儿捂着被踢痛的胸口,心中也很委屈。此时林舞用手臂撑地坐起身来,看着林舞,轻轻歎口气。她知道要是自己不配合高忠的话,还是会被高忠折磨,还不知要被怎么折磨。现在她想的是,赶紧满足了这个老淫棍,让他早些离开才好。

  「我来吧。」

  林舞轻声说着,给苏芸儿一个同情和感激的眼神,与苏芸儿相扶着靠近了高忠的双足。微微俯下娇躯,面对那双髒的发黑的脚,实在下不去口。高忠坐在椅子上,直接抬起双脚,在两名倾国倾城玉人的脸上摸索了两下,用大脚趾叩开林舞和苏芸儿的嘴唇。

  「呜……」

  林舞和苏芸儿嘴被堵,紧忙用手拿住那髒脚,想推开却是没那力气。这些天高尚德在她们的饭菜里下了很多泄力的药粉,即便曾经苏芸儿会武功,现在也在高忠面前嬴弱不堪。

  苏芸儿倒是先接受了自己的身份,伸出舌头仔细舔弄着,林舞蹙起眉头,却也不得不学着苏芸儿,用嘴为那只髒脚服务。

  高忠一脸高傲的笑容,双手也伸过去,在两名玉人的胸前肆虐一番,讚道:「公主和王妃的奶子饱满圆润,摸起来滑不溜手。怪不得老爷喜欢玩。」

  脚指头在林舞和苏芸儿嘴里肆虐着,然后一双大脚按在两个美人的脸上,一股哄臭的气味扑鼻而来,令林舞和苏芸儿心底一阵噁心。高忠却不觉得,哈哈大笑着,将脚一路从两个美人的脸挪到玉颈上,再直接下到两个美人丰满的奶子上,用大脚趾和二脚趾夹住两个美人一测的乳头,一边揪着一边用脚底感受着两个美人奶子的柔软。

  「又滑又软,触感极佳,不知道踩起来什么感觉。」

  高忠说完,让苏芸儿和林舞感觉到不安。

  突然听高忠命令道:「公主、王妃,现在躺在地上,老奴准备踩在上面感受一下。」

  苏芸儿可怜兮兮道:「高管家要怎么玩奴婢的身体都好,只是奴婢身子骨弱,怕是受不住高管家的一踩。」

  「怕什么?又不能把你踩死!要是不躺,老奴这就出去牵条狗回来,让你们两个被狗操一肚子的阳精,生一窝小母狗出来!」

  苏芸儿怕的要死,赶紧抱着高忠的脚在怀中,顺势往下一躺,让高忠即便坐着,也能用她的身体来给高忠搁脚。另一边的林舞也学着躺下来。

  看着两个曾经的天之娇女赤身裸体,把女儿家最隐私的奶子和下体都露在自己面前,躺在地上等着他双脚去践踏,高忠便感觉自己好像是皇帝一样。扶着椅子的扶手,他缓缓站起身来,突然站在两个软和的身体上,还有些站不稳,不过很快他便适应了,身体直立起来,先是将左脚踩在苏芸儿的右乳上,再将右脚直接踩在林舞的乳沟里,一下子前脚掌和后脚掌能将林舞两侧的乳头全都踩住。
  「舒坦。果然是高贵的女人,跟那些勾栏的女人不一样,用脚踩着也能感觉出不一样的地方。」

  苏芸儿和林舞心里悲哀,现在这模样,恐怕连勾栏你最下贱的婊子都不如,给人舔脚不说,现在还躺在冰冷的地面上让一个老的足以可当她们祖父的老男人随意践踏和嘲弄。但这也不过只是将来众多可以骑在她们身上男人中的一个。
  「老爷最喜欢玩你们哪个地方?」

  「回高管家,是奴家的后庭。」

  高忠从二女的身体上走下来,道:「那就趴在地上,让老奴也尝尝公主和王妃的后庭。」

  第05章:美人宴客

  高忠从花厅中出来已日落黄昏,高尚德原本给他两个时辰时间,他在里面花了两个半时辰。不过他的身体没有高尚德那么持久,在两个国色天香的高贵玉人身体里不过抖了几下便缴械,更多时候他都是在用以前折磨勾栏里女人的方式来羞辱她们,即便如此,他还是泄了两次,这已令他有种被掏空的感觉。

  「回头该去弄几颗神药回来。」高忠暗忖着,走出门廊,往谢府正门方向而出。他晚上还要去办事,将荆楚一地大儒曹荆南一家的女眷绑来,做的好的话,免不得又会得到赏赐。他知道高尚德早就对曹荆南的填房,曾经荆楚第一美人垂涎不已,连高忠自己也想看看这女人到底有怎样的姿色才能当得起第一美人的头衔。

  「高管家,人手都备好了。不知三百人够不够?」高忠刚出来,便有家奴迎上来,后面跟着几名兵士。这些兵士虽然名义上是相国府的侍卫,但很多时候都是在高忠带领下去抄家拿人,兵士们也都唯高忠马首是瞻。

  高忠道:「用不着那么多人,曹家不过是腐儒之家,随家眷进江陵的不过几个家奴,动大阵仗只会太碍眼。少带些去便可。」

  「明白,一切由高官家说了算。」

  高忠在几名侍卫作陪下往相国府门口走去,却见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在知客带领下进来。高忠并不曾记得见过此人,正打量着,那人路过他权当是没见到。
  高忠冷笑,在相国府谁不知道他高忠是府里的「二相国」,他的话说一不二,现在居然有人敢对他甩脸色?

  「什么人?」高忠随口问一句。

  随从道:「回高管家,那人是新近投在相国麾下的一名将领,名叫馀少荣。
  听闻以前曾是朱旻何的部将,有些能耐,今日相国宴客,他也被请来。「
  高忠点头,若是武将的话平日里他见的多,的确有些人不识抬举总以为高人一等。不过以朱旻何部将的身份来投高尚德,要么是朱旻何派来的细作,要么是没有气节之人,无论哪样都是个蝇营狗苟的小人,高忠不屑道:「恐怕早晚连妻女也要送到府上来给老爷耍,到时你的女人还不是要在老子的脚下挣扎?」
  想到此,高忠更加志得意满,带着随从出门点齐人手。一行人趁着夜色尚未降临往城东而去。

  另一边,馀少荣在知客引领下到了相国府的前厅,此时高尚德刚从皇宫里回来,脸色不太好。馀少荣已经得知,高尚德下午时候在宫里与小皇帝和太后就前康朝馀党镇压之事起了争执,高尚德主张派兵立刻镇压,以血腥令甘甯一带的叛军屈服。但太后仗着有朱旻何的支持,居然与高尚德针锋相对,高尚德权倾朝野,岂受过这等气。

  「来了?」高尚德见到馀少荣,态度也不佳。

  馀少荣紧忙施礼,高尚德起身到他面前,打量他一番道:「今日之事你可有听闻?」

  「回相国,属下偶然听同僚说及,太后似乎驳回了相国出兵的提请,还有姓朱的站在太后一边给相国难堪。」馀少荣小心翼翼道。

  高尚德愤怒地将茶杯摔在地上,嘴角浮起冷笑道:「那贱人,说到底也不过是姓朱的身边一条狗。不过姓朱的连她女儿都送给了老夫,她也快跪在老夫面前求老夫放她和她那小崽子!」也许是觉得自己太过冲动,高尚德语气稍微和缓一些道,「今日宴请的乃是荆楚名士,你虽为武将,不过是弃笔从戎学问不错,今日便让你过来当个陪客。」

  馀少荣行礼道:「多谢高相栽培。」

  说着话,与高尚德一同往宴客厅方向走。

  花灯缭绕,厅堂之中正有几名舞女在献艺,霓裳羽衣赤足起舞,每个妙人身上不过以轻羽遮体,便是女儿家身躯最隐秘之处也若隐若现,所来宾客无不注目而视。直到一曲终了,舞女各自退下,宾客才又意兴阑珊重新拿起酒杯。

  高尚德起身敬酒道:「来,今日难得曹先生大驾光临,敝舍实在蓬荜生辉。老夫敬曹先生一杯。」

  坐在客首位置的,正是荆楚名学曹荆南,他年已过五十,岁数与高尚德相当,不过更显老态。此时的曹荆南老眼昏花,正为刚才的霓裳羽衣舞而有些迷迷煳煳,听到高尚德的话,起身回礼,却是连站都站不稳。

  酒过三巡,高尚德拍拍手,之前出来献舞的舞女各自都出来,不过还多了几人身着同样装束的女子,手里都捧着酒杯出来敬酒,每一席都没有落下。这些舞女斟完酒也并未离开,而是跪侍在一边,身躯靠的不远不近,宾客即便个个都想伸出手把妙人揽过来肆虐一番,但没有高尚德吩咐,他们还是不敢造次。

  此时高尚德目光正落在曹荆南身上,他派出来给曹荆南敬酒的不是别人,正是苏芸儿。

  此时苏芸儿跪在地上,抬头看着曹荆南,含情脉脉一副楚楚动人的模样。曹荆南妻妾成群,不是没见过美色,可见到苏芸儿的脸还是忍不住被吸引了。
  高尚德举着酒杯走过来笑道:「曹先生看老夫刚收的这舞女姿色如何?」曹荆南微微一愣道:「这是舞女?」高尚德笑道:「不过一个舞女,要是曹先生喜欢的,便送给曹先生做礼物如何?」曹荆南尴尬道:「这国色天香的美人,老朽怎能夺人所好?」

  高尚德冷笑,曹荆南一介为人师表的饱学儒者,桃李满天下,现在只是让苏芸儿像只小母狗跪在曹荆南身边就令他动了色心,一会让苏芸儿送上香津和玉体,这老傢伙岂会不乖乖就范?

  高尚德冷笑道:「还不给曹先生敬酒?」

  「是。」苏芸儿没有从地上爬起来,而是亲自倒了一杯酒,半倚在曹荆南怀中,将酒杯缓缓送到曹荆南嘴边,曹荆南看的都快有些迷醉,正要伸手接过,却见苏芸儿自己饮进口中,然后将红润的香唇凑过去,曹荆南微微一愣,心中却没想到还有这么多花招,正要想接受不接受,玉人已经主动把香唇贴过来,与他吻在一起。

  香津美酒一起送入到口中,曹荆南已经感觉心头一股火热的气息在升起,此时玉人又将香舌送进他口中,曹荆南感觉到一条灵活的小舌头在他牙齿之间舔舐着不由松开牙关,将香舌迎进口中。一个漫长而深情的长吻,曹荆南口中除了酒水的香醇也感觉到美人津液的甜美,正依依不舍之间,玉人已经有些呼吸不畅,曹荆南也感觉喘不上气,只好依依不舍将舌头收回来,唇分。

  高尚德冷笑道:「曹先生可是满意招待?」

  曹荆南老脸通红,却是不知如何作答。高尚德心说:「你个老匹夫还不原形毕露,一会有的瞧。」心中却也是挂念到底高忠有没有把曹家一家的女眷给劫掠来。

  看着在座的宾客一个个都是有色心没色胆,高尚德笑着一摆手道:「老夫不胜酒力,要回内厅休息片刻,诸位自便便可。来人,再请一些舞女前来助兴。」
  说话间,又有身着七彩倪裳的舞女出来献舞,宾客手上抱着一个可以随便上下其手,还能望着更动人的,心中不由在猜想舞曲结束是否会过来作陪。

  高尚德穿过厅堂中央舞女的缭绕走到曹荆南面前,笑道:「曹先生不妨到里面说话?」

  「这个?」高尚德看了身旁跪着的苏芸儿一眼,道,「老朽要如厕,回来之后再陪高相国一叙。」

  却是刚才多喝了几杯,加上经过苏芸儿以唇送酒他心里激动,年迈不支居然失禁。

  高尚德笑着点点头,安排人送高尚德去如厕。而他则对苏芸儿使个眼色,苏芸儿起身来,低着头进到内厅,随后高尚德也进到里面。

  外面是一片歌舞喧闹,相国府的内厅则很安静,随着高尚德进到内厅,苏芸儿已经跪在高尚德身前听候命令。随后折腾了她一下午的高忠匆忙间进来,令她身体稍微一颤,想到被神容猥琐的高忠淫辱时的苦况,她心中便有些后怕。若说高尚德是恶魔,那高忠也跟魔鬼差不多。

  「老爷,人都绑了过来,都已经备好了。有几个不听话的,老奴找人教训了她们一顿,都老实了。老爷随时都可以享用。」

  高忠眼睛在全身上下近乎赤裸的苏芸儿身上一瞄,笑着卑躬屈膝说道。
  「那荆楚美人……」

  「老奴亲眼见了一面,真是美若天仙,而且成熟有风韵。可比她那几个女儿都漂亮几分,而且神情澹然,一点都没反抗。估摸也知道老爷要用她,懂事的很,让人给她沐浴,她也很听话,不但模样美,而且仪态更好。」

  「还在沐浴?」

  「是,几个丫鬟在伺候着。老奴便来向老爷回报。老爷随时都可以过去品嚐一番。老奴特地吩咐慢点洗,等老爷到了,才准出浴。」

  「哦?」高尚德没想到人来的这么快,也足见高忠在得到「赏赐」之后更尽心做事。

  「做的好,不枉老夫器重你。阁楼里李员外的一对双姝姐妹,老夫便赏赐给你了。」

  「高老爷。」

  高忠喜不自胜,李员外家里的一对姐妹貌美如花,他早就觊觎。原本高尚德听说李员外有个夫人貌美如花,便用计将其定罪,一家发配为奴,后来高尚德便将李员外的夫人专宠玩了几次,本身高尚德对稚嫩的丫头不太上心,李家姐妹便养在阁楼里,准备随时送人作为礼物。高忠也没想到自己做事不但能玩到苏芸儿和林舞这样的天之娇女,还有一对姐妹花给他随时把玩。

  「姓曹的马上过来了,你去安排以一下,老夫还要顺带享用他几个儿媳。」
  「可是与姓曹的夫人一起?」高忠小心翼翼问道。

  「这是当然。只有一锅烩才有趣。」

  「老奴这就去安排。」

  高忠匆忙退下,高尚德此时恨不能赶紧去一享那荆楚美人的风韵,不过眼下曹荆南这面还没打发,他毕竟不是年轻人,须知慢工出细活,有更多的期待一会享用起来那感觉才更美妙一些。

  「跪在小木桌上,让老夫仔细瞧瞧。」高尚德冷笑着对苏芸儿道。

  苏芸儿不敢有违,爬上桌子,随着高尚德将双手落在她臀瓣之上,她习惯性将臀部噘起。高尚德伸出手指在她花穴之间抹了抹,手指在鼻间一闻,一巴掌打在苏芸儿的屁股上。

  「啊。」苏芸儿轻呼一声。

  「还没被人弄就已经流水了,果真是个人见人弄的小淫娃。」高尚德笑着说一句,算算时间曹荆南也差不多时候该来了,便解开前襟,肉棒对准苏芸儿的花穴,道,「老夫一会有美色享用,便让你个小淫娃给老夫润润枪。」

  苏芸儿娇声道:「能侍奉主子是奴家的荣幸……啊!」

  虽然早就习惯了被高尚德玩弄,不过苏芸儿的身体很敏感,花穴突然被一无闯入还是不由惊叫一声。此时曹荆南正好在侍从引路下进到后厅中来。

  此时相国府的后厅也是一片淫靡气息,天姿娇色的苏芸儿趴在小桌上,翘着挺挺的屁股,一对圆润的臀瓣跟着颤了两下,红润的小乳头跟着缩了缩,小嘴里发出一声声的娇吟,妩媚动听。而苏芸儿身后,正是一个露出一身精肉的男人正在她身体上肆虐着,不过却没抽动几下便拔了出来。

  「呼。」高尚德示威一样看了曹荆南一眼。

  曹荆南知道非礼勿视,可还是一见收不回目光,好像被点了穴一样痴痴看了好久。

  「让曹先生见笑了,哈哈。」高尚德说着将襦裙下摆拉下,藏起了他粗大的肉棒。

  曹荆南也发现自己来的不是时候,因为他看出高尚德似乎还没射精,倒是他破坏了高尚德的好事。

  「打搅相国的雅兴,老朽这就退下。」曹荆南老脸通红,转身便要出门。
  高尚德却哈哈大笑道:「曹先生说笑了,这不过是个舞女,随时都可以风流快活一番。曹先生不介意的话,也可以过来一品。」

  「这……」若是换做以前,有人提出这等事,曹荆南非但不会同意还会大发雷霆,但眼前的苏芸儿实在是太动人了,他从看到第一眼就感觉割舍不下,虽然这有违他一向所标榜为人师表的风范气度。

  高尚德对苏芸儿道:「曹先生远来是客,主随客便,你便好好服侍一下曹先生。」

  「奴家遵命。」苏芸儿想收拾一下身后的泥泞不堪,可伸出手才想起来身上仅着了一身羽衣,就连遮盖窘态的一层裙布也没有。不过眼下已经不需要了,因为曹荆南已经主动走到小桌前,正伸出哆嗦的手,想触及到她玉肌。

  高尚德哈哈一笑,现在曹荆南已经完全落进他的圈套中,现在也到了他去享用曹荆南夫人和一家女眷的时候,在曹荆南不注意下,高尚德出了内厅,却没走远而是在屏风后看了看。

  曹荆南已经有种老态龙锺的老迈,似乎也知道身体不济,即便苏芸儿跪在那已是么没有半点反抗,他还是没有马上提枪上马直奔主题。之间曹荆南伸手不断在苏芸儿后背玲珑的曲线上摸索,最后手落在苏芸儿的臀瓣上,手指插进苏芸儿小蜜穴中,抽动了几下,苏芸儿已经羞赧地低下头,似乎已经在等曹荆南更进一步。不过曹荆南还是没有进一步的举动,他似乎又对苏芸儿身前的一对娇乳提起兴趣,双手一手握住一只玉乳,揉捏了几下,到眼下苏芸儿已经被折腾的不轻,后面所流出的水已经顺着大腿落在桌面上……

  高尚德在屏风后看了一会,嘴角露出冷笑,苏芸儿被玉娘调教的越来越淫荡,现在无论是谁肏她,她能表现的像淫娃荡妇。

  「玉娘就是会调教,回头让她把曹家的女人也送过去好好调教一番。现在你玩老夫的女人,也到了老夫玩你女人的时候了。」

  一边暗笑着,高尚德出门而去,直奔相国府的后院,也是他的后宫天国而去。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